• 欢迎访问霍山县人民法院官方网站!
  • 今天是:
  • 您当前位置:首页 >> 法院文化 >> 文体活动

    时光若老了

    2022-04-14  霍山县人民法院 作者:王浩东 阅读数:123455 【字体:  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

    走着走着,时光老了,在老了的旧时光里,我独步在《诗经》、《楚辞》筑起的古道上,走进唐诗宋词的字里行间,合着元曲的节拍,数着古往今来的平仄,欣赏着五千年沉积的中华文脉。

    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,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”,“兼葭苍苍,白露为霜,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”,这是宫廷派出采风的官差,在历史的古道旁,吟唱着从民间采集来的诗歌,尽管文字里透着浓厚的古韵,但我依然听出了青春的迅息。五千年文化长河,波澜壮阔,有豪放的诗,有婉约的词,有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”的北方大地。有“枯藤老树昏鸦,小桥流水人家”的江南水乡。我尽情地走在在古老而悠长的中华文脉的路上,不觉已是屈原的故里,沿着汨罗江的黄昏漫步,我仿佛看到一个飘荡的孤影,那是楚国大夫屈原,他正仰天长啸,吟诵着《离骚》《天问》《九章》还有他的《九歌》,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”,那闪动的影子,在如血的残阳落下山时,跌入了汹涌的江水中,江面泛起端午节人们投粽子时,溅起的朵朵浪花,如满天星斗,在黄昏后闪耀了数千年。

    再久远的历史,都流不出时光的长河,站在河畔,听,子在川上曰: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",时光如梭,“未觉池塘春草梦,階前梧叶已秋声”,转眼间,天下已归秦。

    大风起兮云飞扬,威加海内兮归故乡,安得猛士兮守四方”,刘邦一首三句诗,千古一例,开启了大汉四百年。“里长城今犹在,不见当年秦始皇”。历史旳重复有时如此的相似,大汉到了恒、灵二帝,“亲小人,远贤臣”,丢了无限江山,盛世强汉,应了高祖三句诗的“三”字,而天下三分,一代枭雄曹孟德,文滔武略,一曲对酒当歌,挟天子以令诸侯,心中渐渐涌起“慨当以慷“的怀想。中国的历史向来少不了酒旳参与,酒是中国文化流淌着的热情,诗仙李白的《将进酒》,“会须一饮三百杯”,醉意朦胧中,不尽感慨“黄河之水天上来”的豪迈,醒来不知是何处,但见那“高堂明堂悲白发,朝如青丝暮成雪”,这不正是杨慎《临江仙》里的“滚滚长江东逝水”吗?!盛唐的雄风离不开诗的润色,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聚欢颜”,足见诗人杜甫何等的博大情怀。

    走在大唐的旧时光里,我听到了寻阳江头的琵琶声,“大珠小珠落玉盘”,千年不绝。我看到了“犹抱琵琶半遮面”的京城女,看到了江州司马白居易的泪湿青衫。我听到了,寒山寺的夜半钟声,余音传过了姑苏的城里城外,也传到了江枫渔火边的落第书生张继的客船。这凄婉的悲吟何止大唐,李清照的《声声慢》“梧桐更兼细雨,到黄昏,点点滴滴,这次第,怎一个‘愁'字了得”,柳永的“寒蝉凄切,对长亭晚”,烘托出一个朝代的悲凉,唉,“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”。

    文章大家苏东坡,词锋一转,字里行间,大气磅礴,一挥笔,便是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”,就连平淡无奇的江滔,在他笔下,也是“惊涛拍岸,卷起千堆雪”。如此恢弘,霸气地把酒问天,“明月几时有”?好一个“酒"字,酣了胸胆,聊发了苏东坡的少年狂,“会换雕弓如满月,西北望,射天狼”,开启了大宋王朝豪迈的乐章。怎奈北方劲敌,常犯中原,刀兵相见,战马嘶鸣,踏瘦了大宋的万里河山,尽管辛弃疾的“金戈铁马,气吞万里如虎”,也无回天之力了,岳飞一曲《满江红》,再没能收复旧山河。

    斗转星移,我沿着时间长河顺流而下,看到了,马志远写在元朝古道上的西风瘦马,看到了夕阳西下时,断肠人在天涯。

    历史就在这本旧时光的线装书里,在沉默中平静,在汹涌中澎湃。

    时光若老了,我会在诗词之余,在某个午后或某个季节的夜晚,翻一翻发黄的旧像片,忆一忆故乡小桥上走过的童年。岁月若旧了,我再看一看信封上揭下的旧邮票,想一想锦书里的几行陈迹,支言片语......

    今晚月光似千年,我坐在时光的小酒馆里,点一道岁月的年轮,看进进出出,人间百态,喊一声,小二,上酒。

  • 上一篇:立夏随笔
  • 下一篇:立春
  • Copyright © 2017 hsfy.gov.cn.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: 霍山县人民法院
    地址:霍山大道与纬三路交叉口向北150米 邮编:237200 网站备案号:皖ICP备07012208号
    公安备案号:34152502000047 电话:0564-5022924  技术支持:安徽雷速 
  • 霍山法院官方微博

  • 霍山法院官方微信